志願者服務
        聯繫我們
        你的位置:首頁 > 志願者服務 > 試藥員

        受控的“試藥人”:“藥頭兒”壟斷試藥招募—

        2021-10-11 9:18:58

        詳細介紹


          受控的“試藥人”:“藥頭兒”壟斷試藥招募—“北京XX醫院招募試驗,男,體檢時間:12月9日。藥物XX,點滴,連續四天,費用5600元,另補助1000元。”類似的試藥招募信息,每天都在QQ和微信羣裏傳播。

          在一種新藥進入市場過程中,會有幾個關鍵的環節構成一個完整的利益鏈條。那就是從醫藥企業——臨牀試驗代理機構——試驗基地(醫院)。

          在這條“利益鏈”中,一些招募“中介”爲了推動試驗儘快進行拿到招募費,出現種種違規違法行爲。他們瓜分了北京大部分藥物臨牀試驗機構,有些中介雖自稱招募公司,實際上卻是沒有辦公地的空殼公司。從業人員也良莠不齊,默許或者主動幫受試者作假。

          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官網今年3月公佈的相關數據顯示,去年7月以來,因臨牀試驗數據不真實、不完整等問題,國家食藥監總局不予批準的、藥企自查申請撤回的藥品註冊申請高達1184個,佔要求自查覈查的1622個藥物臨牀試驗總數的73%。若扣除165個免臨牀項目,這個比例則高達81%。

          臨牀實驗

          11月初,在北京某三甲醫院進行的一種糖尿病用藥試驗,因原始記錄缺失,選擇重新補做臨牀試驗。事實上,這款藥已經上市,重做試驗期間,記者依然可以在網上買到此藥。

          “來來來,分點尿給她們三個。”在地壇醫院順義分院體檢留尿時,楊雪(化名)遭遇了尷尬的一幕。

          這不是一次普通的體檢,是參加藥物臨牀試驗之前的篩查,入選參加試驗可以得到5600元補償。要求給別人分尿的是招募中介馮姐,楊雪不好意思拒絕。

          飯館生意失敗、寵物生病,楊雪不得不尋找兼職信息緩解經濟壓力。偶然的機會,楊雪看到了招募臨牀試驗受試者的信息。

          楊雪查詢得知,每種藥物上市之前,都要進行人體試驗,分Ⅰ、Ⅱ、Ⅲ、Ⅳ期,其中Ⅰ期試驗要求在健康人羣中間進行,Ⅱ、Ⅲ期試驗在病人中進行。楊雪這次參加的,是一種治療癲癇的藥,屬於Ⅰ期試驗。同去的三個女生因抽菸、吃藥,擔心不能通過尿液檢查,就用了楊雪的尿。

          進行藥物臨牀試驗時弄虛作假,特別是體檢時矇混過關,在受試者這個羣體中,已是見怪不怪。受試羣體中流行着各種矇混過關的方法:吸菸的人想通過尿檢,可以在尿檢的時候,滴一兩滴白醋;用10倍藥劑量的聯苯雙酯應對飲酒問題,這樣轉氨酶就會變成正常值;再比如,在胳膊的針眼上塗些粉底液,就可以在另外一家醫院矇混過去。也有的受試者,在醫生面前吞下藥物,離開醫生視線之後再吐掉。

          而尋找“試藥人”是臨牀項目的一個關鍵環節。某藥廠內部人士透露,對於醫藥企業來說,時間就意味着市場,一家醫藥公司要進入市場,藥品需要先經過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認證許可。開始進行臨牀試驗前,如果醫藥企業提供的新藥品資料齊全的線個月的時間內將材料報到藥品審評中心;若臨牀資料不全,則需要補充試驗。當然,這就看試驗究竟需要花多長的時間。

          試驗時間的長短決定於很多因素。中介公司手中掌握着一羣數量穩定的“受試者”資源,對於“受試者”的操控也將大大縮短試藥時間。

          北京有數十家擁有藥物臨牀試驗機構的醫院,每天都有試驗進行。受人力條件限制,醫院一般不直接招募Ⅰ期試驗受試者。受試者想要參加,必須通過中介才能報名。而馮姐,就是招募中介中的一員。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招募員無需任何資歷就可擔任。通過一條微信公衆號招聘信息,記者應聘成爲北京競峯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的招募員。招募員不需要坐班,也沒有基本工資。按照老闆李曉峯的指示,招募員需要每天在微信、QQ羣裏發佈試藥信息,出去貼小廣告。如果招募到的受試者成功入組試驗,可拿到200-300元提成。


        試藥員招聘 版權所有

        電話:198-2584-2196